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疯狂视点 >脸书的梦幻家庭其实是假象?妈妈竟靠暴饮暴食纾压胖了近20公斤 >
脸书的梦幻家庭其实是假象?妈妈竟靠暴饮暴食纾压胖了近20公斤
疯狂视点

脸书的梦幻家庭其实是假象?妈妈竟靠暴饮暴食纾压胖了近20公斤

粉丝数:710+
浏览量:6758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
时间:2020-08-01 03:21:57
雪莉是一名三十四岁,举止温文的妈妈。她有三个可爱的孩子,分别为六岁、四岁及两岁。她热爱她的工作和家庭,从青少女时期就和现在的老公交往。雪莉父母住在附近的社区,他们非常热衷参与这对年轻夫妻的生活,和三个宝贝孩子的教养。雪莉有几群不同的朋友圈,一天到晚都有邀请她参加社交活动的讯息或来电。她的生活看起来近乎幸福完美。

脸书的梦幻家庭其实是假象?妈妈竟靠暴饮暴食纾压胖了近20公斤

然而,雪莉却告诉我,她总是感到寂寞。她的体重像溜溜球一样上上下下,大致维持在高出理想体重约十三到二十二公斤之间。她怪自己没有自制力,建立不了运动习惯。她感到痛苦,因为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疼爱。套句她说的话:「我让人看了就反胃。」

雪莉愿意为孩子付出一切,并认为自己尽了全力。然而,他们家的气氛沉重、紧张。她和老公之间没有任何肢体接触;她的大儿子饱受重度焦虑所苦,总是大闹脾气,鲜少开怀大笑。虽然她父母经常出现在他们生活中,并且全心爱着孩子,雪莉始终觉得自己遭到批评,被他们看不起─特别是她的母亲。

雪莉母亲一直是个虎妈,虽然雪莉曾发誓绝不会步上母亲的后尘,但她却常听到自己脱口爆出像母亲的用词和语气─特别是儿子情绪大暴走时。雪莉很清楚这种做法一点帮助也没有。从自己儿时的经历,她了解母亲的谴责可能会对焦虑的孩子带来情绪上的伤害。雪莉一生同样受焦虑所苦,每当她对儿子大吼大叫时,都感到罪大恶极。但即使如此,这恶性循环仍持续上演。

当儿子的焦虑引起恐慌发作,让他抗拒去某个地方或尝试新经验时,会引发雪莉的情绪化反应。她提高分贝和冒出尖锐的汙辱字眼,经常助长了儿子的焦虑。在这种紧张时刻,雪莉的小男孩真正需要的,是妈妈当他安全的避风港。对雪莉来说,目睹儿子的焦虑行为,或经历这类困难时刻之后反省自己,是很痛苦的事。她总在事后啃饼乾或甜甜圈这类加工甜食,来平息心底残留的罪恶感。这是她最佳的麻醉剂,以面对家族世代以来,不停重複的焦虑、大吼大叫、疏离的不健全模式。

有趣的是,雪莉脸书页面上贴着都是她与孩子身穿母子装、展开笑颜的照片,让人觉得她过着梦幻人生。私底下,孩子经常失控的状况让雪莉快抓狂,即使她再爱自己的孩子,也不喜欢和他们腻在一块。内心深处,她担心自己是个失败的母亲。她想成为小时候梦想中的妈妈,却发现自己持续被手机、工作,以及对她贴的萌宝照片的回覆所干扰,并没有真实投入孩子的生活。

雪莉渴望改变却招来罪恶感,她知道自己应该更亲身投入孩子的生活,但不知为何,她无法抱怨,仍旧保持现状。她的自责与潜藏的羞愧感过载,导致她持续竭尽所能,用任何可以带她逃避痛苦现实的事物来使自己分心。俗语说得好:「日子很漫长,但岁月却很短暂。」这个循环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她觉得自己完全偏离解决之道,担心逆转情势的最佳时机正一点一滴流逝。在她栽进枕头,想让疲惫的身躯好好休息时,脑中不断浮现的念头是:「若孩子以后出问题了,把责任怪在我身上,该怎幺办?」凌晨两点,她最终还是爬下床、走进厨房,来场「深夜暴食」。她吞下所有能找到的食物,来帮助纾压,停止负面思考,好让自己能回到床上睡场好觉。

我们活在女性孤独的时代。作家托米.罗森(Tommy Rosen)说:「成年女性的流行病……渴望麻痺。」他说:「爱带来安全感、力量,以及健康。而创伤则为身体埋下病痛,将你导向依赖倾向行为,转移注意力。」原来,雪莉的创伤来自没有感觉到确实被疼爱。她母亲性格火爆,自从雪莉有记忆以来,便对她的身材严格挑剔。雪莉小时候,她母亲用「麋鹿」和其他难听的字眼叫她。雪莉总是认为,是自己的身材和焦虑个性,让母亲失望。她对自己的体重,以及在饮食、运动上缺乏自制感到极为羞愧。在和大儿子结束火爆戏码后,雪莉觉得自己失败透顶。

然而,雪莉并未察觉,这些年来食物始终扮演她的救星。她将食物当作处方,帮助她面对、舒缓长年因情绪暴力造成的伤口─由于人生的伤害来自亲生母亲,霸凌让雪莉的尊严蕩然无存。

众所皆知,食物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能量来源。但许多人不了解的是,特别是受情绪性暴食所困的人,把食物当作药品,它为人类带来生物化学上的影响。某些食物,尤其是加工甜食、食品添加物、盐,以及饱和脂肪,可以短暂带来和百忧解(Prozac)相同的药效。食物使身体释放多巴胺(dopamine),麻痺了痛苦的情绪。雪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当她躺在床上无法入眠,想着自己是个失败的母亲,困在大吼大叫─暴饮暴食─重头开始这令她羞愧的循环时,这份打击太过强烈,让她走下床,在半梦半醒之间,求助于她的首选处方:澱粉和糖─她的潜意识知道这些物质会带给她多巴胺,缓解她的痛苦。这行为完全没经过思考,雪莉完全没去想这不合逻辑的做法,将导致合理的后果:比理想体重多出约十八公斤。

这种循环到处可见。我们是凡夫俗子,所有人追求的不外乎就是快乐,从身体、心灵、生活中获得快乐。我们常以自动导航模式寻求快感,或至少比当下更好的感觉。事实上,每四名美国成年女性中,就有一名正在服用抗忧郁药物。四分之一的机率! 专家说,这种寻求改变生理化学状态的行为,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病。女人感到寂寞,渴望获得真实的归属感,便用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,寻求人生中的快感。

我将这种对麻痺、逃避,和对干扰的需求,称作因应策略。为求纾压,靠暴饮暴食提升多巴胺浓度,是雪莉长久以来的因应策略。若没有这办法,谁知道她会做出什幺事。问题是,这种黯淡的人生可以延续多久呢?雪莉不仅无法成长,甚至处于千钧一髮的险境。

幸好雪莉儿子严重恐慌、焦虑的症状,迫使这名受尽折磨的妈妈向外求助。雪莉现在正学习了解自己,并倾听自己的故事。雪莉现在每天建立强大的能量和勇气,寻找纾压的新方法,不再暴饮暴食。她在学习新的教养工具,并重塑自己的潜意识大脑,用自己成长过程中渴望的方式,处理孩子焦虑的行为。她已经好几个月没对孩子大吼大叫了;一切并非巧合,她儿子的焦虑症状也明显改善。雪莉开始建立与父母间的安全距离,并成为更有主见的女儿、妻子、母亲、朋友和女人。雪莉正在改变家庭中不健全的模式。她也发现,现在当她躺上枕头时,比起以前多了一份平静。她几年前想像梦想家庭会出现的欢笑声,如今已出现在自己家里。家庭生活持续获得改善的同时,雪莉也很开心的跟我回报:她的衣服尺码日渐缩水。虽然她还是穿不下S号,但这「目标」却不再遥不可及,因为到目前为止,她瘦了约十三公斤! 现在,这样就感觉很棒了。

脸书的梦幻家庭其实是假象?妈妈竟靠暴饮暴食纾压胖了近20公斤《放过自己吧!「完美妈妈」根本不存在》

相关推荐